辽宁大连庄河市蓉花山镇双岭村
本站网址:
317703.dllhzb.com
将本站设为浏览器首页 将本站加入到收藏夹
本村动态

刁桥的由来

发布时间:2014-01-19 12:47:03     阅读:1011 举报

刁桥河,是庄河最上游的一个支流,发源于蓉花山镇双岭村吕屯北部的石东沟,流经吕屯、塘坊、孙屯、半上、小半截沟、河北、河南、黄岭、马家、七一、瓦房,在瓦房桥与来自庄河上游的源发村河流汇合在一起。

开荒斩草时候,我们的祖先从山东老家一路拾荒而来,他们的足迹一点一点地伸向这里,并在这里安家落户,繁衍生息。老人们常念叨着口头语:“先邱家,后马家,最后来了个老贾家”。姓邱的人家走到蓉花山的时候,发现水质滋生水藻,锈水蔓延,心里不甚满意。当家的手里拿着七尺长的铁棍,往地里一插,感觉这里土质不够肥沃,就继续向西北方向进发,一直走到双岭村北部邱屯,再用铁棍一插,烂透的树木枝叶肥沃无比,当家的十分欣喜,总算找到了归宿,于是就定居下来。几百年来,由于土地过度地被开发利用,这里的自然植被遭受破坏,现在变得贫瘠了。

姓马的人家是第二个来到刁桥的人家,他们占据了刁桥河的发源地吕屯石东沟。姓贾的人家是第三个来到吊桥的人家,他们占据了河南屯的隈子。再后来又有姓于的家族到了于沟,紧接着于沟又来了姓赵的人家。源发村赵沟的人家,某日早晨一妇人起床做饭,发现没有了火种(当时人们尚需采用埋火的方式保存火种),就翻过大顶山九条岭,找到了于沟的赵家,发现这两个姓赵的都是从山东家过来的同一宗族的人。

逐渐地,迁徙过来的人多了,这里形成了聚居村落。以后又以蓉花山西北的大顶山山脉为中心,在它的四周蔓延定居。大顶山东北角是双岭村的半上、半下、小半截沟屯(笔者就出生在小半截沟屯);东一角是双岭村的唐西沟;南面是福阳村的瓦房屯(瓦后);西南角是源发村的林屯;西面是源发村的赵沟。

话再说回来,古老的刁桥河很深很深,具体有多深谁也说不清楚。我父亲夸张地说有一两丈深,鱼鳖虾蟹在河里遍布。那时候从石东沟到拐郭( 拐郭又叫刁桥庙,当时没有庙,后来才建的)这一段水域形成天然的湖泊,当地居民俗称是“渟” ,就是深潭的意思。从刁桥河的河北到河南,由于水很深,无法涉过,所以聪明的先人就想了一个奇特的办法:从上游砍伐树木,斩除枝叶,十根木头为一组,然后用绳索固定,往下游放木排,放木排的人坐在其上,顺水而流。木排到了拐郭处,一组一组地被“蹬住”(控制住的意思),并因为这一过程,又产生了一个新地名——木蹬。木蹬就是河北屯的别称。木排被搭建成为浮桥,后来这座浮桥被改建成为吊桥,但在书写上写成“刁桥”,刁桥的名称由此而来。刁桥作为一个行政村被沿用了许多年,后因合乡并镇,村屯也实行合并,刁桥村跟南面的七一村合并在一起,被称为“双岭村”。村的治所设在刁桥庙的对面。1993101,在横跨刁桥河的河面上,一座混凝土结构大桥竣工,叫“刁桥河桥”。

另有当地故事传说,不知何时,半上屯来了两只老虎,住在大顶山东北角的老麻洞里,经常出来伤人畜,村里的人无可奈何,四处寻找打虎的人。一天,从南面来了兄弟二人,他们都是枪法极准的猎手。兄弟二人受邀猎虎,他们摸上山来,约好哥哥走沟底,弟弟走山脊。结果,哥哥率先在沟底撞见了老虎,正欲举枪射击,老虎咆哮一声瞬间将哥哥扑到在地,咬住锁骨,正在山脊搜寻的弟弟闻到哥哥的喊叫,惊呆了。他大喊一声:哥,你还明不明白?哥哥灵机一动,把头往一侧歪了歪,弟弟一声枪响,击中老虎头部。老虎受到致命一击,临死前一口咬断哥哥的喉咙,哥哥断气而死,弟弟放声痛哭。村人从山上抬下两副架子,一个是老虎,一个是哥哥。

我的家族中又曾发生这样的故事:徐九州,瓦房店人,因在当地惹出了人命官司,逃到庄河避难。在此期间,他拉拢一些跟他有相同经历的人上山当土匪,当地人称 “胡子”。徐九州的部下有二百多号人,枪二百多条,打家劫舍,经常扰民。我的三祖父刘桂政绰号“老虎爷子”,当时诓骗了徐九州,向对方借了十三条枪,声称要帮他拉13个人上山入伙,但枪骗到手后,却想独立山头。被徐九州得知,可闯了大祸,徐带大批土匪来抄家,“虎爷”吓得逃跑了,其他人闻讯皆各自逃跑。大祖父没跑掉,被拴在柜腿上,然后押到源发村赵沟执行枪决。后来托熟人说情,才被放了一命。我的曾祖刘朝波,字海庭,人称“大爷刘海庭”,也被一同抓去了,绑在柱子上准备枪毙。胡子举枪对准刘海庭的脑袋开了一枪,被及时赶来救援的熟人将胡子的胳臂一抬,子弹贴着刘海庭的脑瓜皮穿过,满头是血,所幸没有伤及性命。


徐九州夺了无数银两,许是觉得该做点善事赎罪,在拐郭建起刁桥庙。但这也未能搭救他的性命,伪满期间,日本人扶持的地方武装大同队,对徐九州进行了围剿,一个晚上,他被击毙于一户借宿的居民家中。寺庙的第一任住持名叫邢元成,寺庙有上庙和下庙。上庙建在拐郭山的半山腰上,画栋雕梁,气势不凡。里面有精湛的壁画,还有十座神像,神像以祭祀狐仙为主,有狐三太爷,狐老太太等。下庙建在河北岸边,与上庙遥相呼应。每当庙会的时候,吸引了许多附近民众。庙前碑文记载,庙宇建立在康德四年十一月,康德是伪满皇帝溥仪的年号,康德四年是公元1937年。我父亲是1934年生人,修建刁桥庙的时候,我父亲虚岁4岁,但他还记事。庙宇建成以后,搭台唱三天三夜大戏。
文化大革命期间,刁桥庙被捣毁,2011年由民间私人募资重建,不过规模远远小于以前,只有上庙,且只有塑像两个。

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,大顶山、刁桥河,是这一方民众的母亲山、母亲河。几百年来孕育了这里独特的文明,它也是庄河地方史当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。